您好,歡迎訪問河南省服裝行業協會官方網站!

證書查詢| 聯系我們 | 加入收藏 |

行業資訊

行業數據Industry data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行業數據

這些紡織服裝企業為什么要拍賣?! 發布時間:2018/4/24 9:02:34


      紡織服裝行業發展勢力強勁,前景廣大,但在行業內部有機遇也有挑戰。國內一部分紡織服裝企業就因各方面原因導致其發展失敗,讓我們一起分析原因,以此引以為戒,共同探索適合服裝行業的發展模式。

    據阿里司法拍賣網顯示,紹興市柯橋區人民法院接受浙江億麗斯織造有限公司、浙江和中股份有限公司、紹興柯橋廣豐花色絲有限公司、紹興順鴻紡織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管理人的委托于2018年4月1日(拍賣截止時間為2日上午10點),在紹興市柯橋區人民法院阿里巴巴司法拍賣網絡平臺上進行公開拍賣活動。

    此次拍賣,起拍價為10,738,388元,標的物如下:存放于紹興市柯橋區夏履鎮錢夏公路以東、規劃道路以北原紹興縣嘉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地塊(億麗斯廠區)上的浙江億麗斯織造有限公司的機器設備,浙江和中股份有限公司的機器設備和辦公用品,紹興柯橋廣豐花色絲有限公司的機器設備,以及浙江順鴻紡織有限公司的部分機器設備(順鴻紡織的其他機器設備不在本次拍賣范圍之內)。

    據相關資料顯示,四家公司的注冊資本均在千萬級別,涉及業務包含加彈滌綸絲、差別化纖維;紡織品、化工產品、化纖原料、服裝、建筑裝潢材料等,較為復雜。聯合拍賣機器、辦公設備,是清理不良資產,還是倒閉的前奏,目前尚不明朗。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隨著行業集中度的提高以及環保大清洗,2018年將有一大批中小紡企倒閉,這四家紡企聯合拍賣資產無疑也透露出了此種危機。



    柯橋作為紡織重鎮,短時間內多家企業宣告破產的事例去年就發生過,今年的紡企倒閉潮恐將再次從柯橋刮起來。當前下游行情火爆,為什么還有這么多紡織企業拍賣資產甚至直接宣告破產呢?接下來總結一下紡企的各種死法:

打價格戰耗死

    紡織企業喜歡打價格戰,有些產品的價格本來很低,但競爭對手會把價格壓得更低,質量當然沒什么保證。因為價格戰、惡性競爭,很多企業利潤微薄,根本就沒有能力進行技術創新,結果只能通過降價保住市場份額,形成惡性循環。在消費大升級和產能過剩的背景下,企業依然粗制濫造,通過低價搶占市場,那只能是作死了。

勞動力成本壓死

    如今,勞動力成本越來越高,很多紡織企業面臨著每年15%的工資上漲壓力,而產品的價格卻沒有得到提升。絕大多數企業都縮減了員工,但依然抵擋不住成本上升的壓力。目前中國工人的勞動力素質并沒有提高,很多“90后”年輕人不愿意進工廠,流水線上還可以看到白發蒼蒼的老人。勞動力的顯性和隱形成本急劇上升,很多紡織企業已不堪重負。


亂擔保被害死

    紡織企業現在還有很多都是一個村子里或一個鎮上的人同時創業,相互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且在生意做大的過程中,企業主之間的人情往來、相互幫襯少不了,因此出現了連環擔保,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銀行催著企業借貸,鼓勵他們互相擔保,還有的地方政府為了地方經濟和就業考慮,大肆鼓勵擔保。在產能過剩的大環境下,當銀行開始抽貸,就如火燒戰船一樣,害死了一些本來還算健康的企業。

亂投資被坑死

    紡織企業不好賺錢,很多企業就會投資一些跟主業無關的項目,最常見的就是房地產。企業亂投資往往給現金流帶來很大的壓力,一旦銀行抽貸,后果很嚴重。跟風亂投資很容易將紡織企業的心態搞壞,嘗到了賺“快錢”的甜頭,就很難再踏下心來做實業了。

轉型不及時拖

    紡織企業的產能過剩問題很嚴重,如果及時轉型,結果只能倒閉。其實,紡企轉型升級的空間還是有的,例如可以向更細分更專業的領域發展,或者將低利潤率的產品拋棄而側重于高利潤率的產品等。這個過程中,紡企需要做很多工作,如果不及時而任憑外部環境惡化,只能被淘汰。

環保不達標搞死

    環保督查越來越嚴,不達標則需要立即整改,投入大量資金和資源用于自我提升,但不少企業仍然只選擇“向錢看“,僅著眼于眼前的利益,而忽視了企業的長遠發展,被關停、倒閉也就成了遲早之事。

    “倒閉潮”不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結果,但是倒閉潮的出現卻猶如當頭一棒,敲醒國內紡織行業,已經到了一個非常時期,如果再繼續盲目擴張,仍以低廉的產品去搶奪市場,最終迎接我們的將是“毀滅”。

     因此紡織行業應學會思考,學會變通,這樣才能夠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闖出一片新天地,加快我國服裝行業的發展。

亚洲伊人精品久久久_亚洲伊人成综合网色777_亚洲伊人成综合网_亚洲一日韩欧美中文字幕日韩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